□肖遙
  記得單位剛裝上刷臉考勤機的那天早上,同事的微信群里一片鬼哭狼嚎。
  小咪胡攪蠻纏地說:“紅外線掃描每天對著我們的臉掃來掃去,對皮膚有沒有傷害?毀容了算不算工傷?”老Q則緊張道:“我這老臉要是刷不上,就沒臉見人了!”結果,老Q果然沒刷上他的老臉,但也沒丟臉,因為,呵呵,考勤機不知道被哪個有創意的天才澆了杯開水,死機了。
  這個消息令我們喜大普奔了一陣,但到了下午大家就傻了——重新安了一臺考勤機不說,旁邊還裝了個攝像頭。
  我平時從出地鐵口,到走到打卡機前,一般要用時10分鐘。有一天為了趕在最後一秒前撲到打卡機前,我踩著高跟鞋狂奔了6分半鐘。那光景,簡直就像在追趕人生最後一班列車,跑得我差點斷氣。後來每次看到打卡機,我就會想起“放羊娃娶媳婦”的故事。為啥要打卡?因為要上班;為啥要上班,因為要打卡……
  但並非每個人都反感考勤機。L姐平時業務荒疏業績欠佳,最擅長的是在工作上推諉扯皮,但自從有了考勤機,每個月100%的出勤率瞬間提升了她在領導心目中的形象。畢竟,相對於所謂工作積極性主動性,考勤率是最容易量化的考核依據。
  然後有一天,連小D都對考勤機產生了好感。那天他失戀了,打完卡,考勤機一如既往溫柔客氣地說:“您已考勤,謝謝!”他忽然百感交集:“親愛的!我的愛人都不等我了,你還在這裡等著我……”
  有天排隊打卡時,成天黑著臉的業務主管正好排在我後面。我不禁想起一句電影臺詞:“享受時不能在一起,受罪時一定要在一起!”是啊,不管你遞上的是名片還是人民幣,考勤機都不認。在這個生來不平等的世界上,只有它是刷臉卡而不看臉色的。(來源:《中國新聞周刊》)
  (原標題:刷臉卡)
創作者介紹

johnny+depp

pf52pfwva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